? 上一篇下一篇 ?

兒童睡前故事《木木和木兒》

兒童睡前故事到聽東方,今天我們要講的是《木木和木兒》。


    木匠爺爺從一個山里人手中得到一小段木墩,木墩又圓又結實。木匠爺爺決定把它做成兩把小椅子。椅子做好了,是兩把可愛的靠背椅呢!大一點的椅子叫木木,穿著一身橙色的衣服;小一點的椅子叫木兒,穿著一條蘋果綠的裙子。


    木木和木兒是非常要好的朋友。白天,他們一起曬太陽,一起和小鳥玩游戲;晚上,他們一同在銀色的月光下,看閃爍的星星,說著悄悄話。木兒還會給木木唱歌,木木覺得木兒的歌聲是世界上最動聽的,連夜鶯的歌聲也比不上木兒的歌聲悅耳。


    可是,這樣的日子過了沒多久,木匠爺爺就把它們帶到了市場上。木匠爺爺要賣掉它們了。站在喧鬧的市場上,木木拉著木兒的手,它們默默地祈禱,希望來買椅子的人能把它們一起帶走。要知道,它們是多么不愿意分開呀!


    不一會,來了一位阿姨,她一眼就看中了木兒:多好看呀!蘋果綠色的小裙子,光滑的椅面,漂亮的小靠背。阿姨決定買下木兒送給她的兒子。木兒要走了,木木心里難過極了,它看著木兒不說一句話。木兒也緊緊拽著木木,不肯放手,它眼淚汪汪地給木木唱了一首離別的歌。木兒走了,木木孤零零地站在木匠爺爺身邊。它一直盯著木兒離去的方向,它多么希望帶走木兒的阿姨能突然回頭再把它也一起帶走啊!不知道過了多少天,木木始終沒有等到領走木兒的阿姨再回來。


    這一天,木木低著頭站在木匠爺爺的小攤前。從遠處走過來了一位老奶奶,她拿起木木,這里摸摸,那里瞧瞧,笑瞇瞇的直點頭。她要給她的小孫子買一把小椅子,木木正好合她的心意呢!木木絕望了,它原以為只要一直站在木匠爺爺身邊,總有一天可以再見到木兒的。可是,如果它也被帶走了,就再也不可能見到木兒了,因為,他們誰也不知道對方去了哪里。


    木木跟著老奶奶走進了一個小孩子的房間,房間里,一個小弟弟正在搭積木,木木看了一眼小弟弟坐的那把小椅子,差點叫出聲來:“啊!那是木兒呀!”木兒正望著窗外的落葉傷心呢!沒有看見木木進來。看見奶奶拿著一把大一點的小椅子進來,小弟弟開心得直拍手,他從奶奶手里接過木木,就把它當成自己的小桌子了。木木挨著木兒站著,它悄悄拉了拉木兒的衣服,木兒吃了一驚,回過頭來,“呀!”木兒看著牽著她的木木,瞪大了眼睛,她以為自己在做夢呢!


    白天,他們手牽手滿懷喜悅地看著對方,無聲無息地陪著小弟弟玩;晚上,小弟弟睡著了,他們又和從前一樣,一起看亮晶晶的星星和藍色的月亮,木木又聽到木兒那婉轉動聽的歌聲了。小弟弟可淘氣了,他畫畫時常常喜歡用鉛筆的尖頭軋木木橙色的衣服,有時候還在木木身上畫畫,一邊畫一邊嚷:“看呀,看呀,我給小桌子化妝咯!”更嚴重的是,小弟弟老把木木當馬騎,抓著木木滿屋子“蹬、蹬、蹬”地跑。木木苦惱極了,也痛苦極了。


    可是,只要不和木兒分開,再難過,它也不抱怨。為了不讓木兒擔心,它還總是強忍著痛,笑著說:“不怕,不怕,一點也不痛。”木兒心里可不好受了。她知道,木木是在安慰她。到了晚上,她總是輕輕撫摸著木木身上的傷口,為他唱著優美的歌,一首接一首,希望歌聲能讓木木減輕痛苦。很快,木木被損壞了,橙色的衣服斑駁破舊,椅背松了,手腳也“咯吱、咯吱”直搖晃。


    媽媽狠狠地批評了小弟弟不愛惜東西。但是,木木已經不能再用了,媽媽只好把它送到廢品回收站去。木木走的時候,一直回頭看著木兒,心里默默地和她道別。木兒呢?卻始終低著頭,她不肯看見她最好的朋友就這樣離去。


    木木走了,可能永遠地離開了木兒。


    木兒強忍著眼淚,白天陪小弟弟玩;晚上,她一個人冷冷清清的,眼淚就止不住地流啊、流啊。小弟弟常常在早上奇怪地看著木兒,他喊來媽媽:“媽媽、媽媽,快來看呀!我的房間漏雨了,小椅子都濕透了!”媽媽當然不知道這是怎么一回事了,因為外面沒有下雨,而且房子根本就不漏雨。


    就這樣過了一天又一天,木兒的眼淚都流光了,蘋果綠的裙子也被淚水浸濕、褪色了,身體也因為長時間的潮濕不再結實了。雖然,小弟弟改掉了壞毛病,非常愛惜木兒,但是,木兒還是迅速地陳舊了。沒有辦法,媽媽只好把木兒送給一個拾破爛的人了。木兒被拾破爛的人賣到了廢品回收站,在那里,木兒再次見到了久別的木木。


    臟兮兮的木木正在一個零亂的角落里昏睡。木兒興沖沖地跑過去,拉著他的手,輕輕地呼喚著她的朋友:“木木,木木,是我呀,我是木兒啊!”木木不肯睜開眼睛,他以為這喊聲來自他的夢境,他害怕一睜開眼睛,木兒就會消失得無蹤無影。


    可是,木兒緊緊握著木木的手,那溫暖、熟悉的感覺是真實的!木木睜開眼睛,看到了正凝望著他的木兒。終于,它們又待在一起了。木木和木兒無比開心,快樂的心情讓他們已經不再漂亮的模樣又有了光彩。


    過了不久,他們被選中進了造紙廠,造紙廠的叔叔們把他們制成木漿后,做成了一張張上好的雪白的紙。


    從此,木木和木兒永不再分開了,因為,那一頁頁的紙張里,有木木也有木兒。